選擇城市


×


×
酒么么_pc2.jpg
頂部_酒訊.jpg
QQ圖片20220613140908.jpg
梅酒動態圖.gifa_AC-a4.gif
  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a
  4. 資訊
  5. a
  6. 國內酒訊
  7. a
  8. 245億!國資加速“飲酒”將會帶來何種改變?
上一則   |   下一則   <  7038 / 7029  >
245億!國資加速“飲酒”將會帶來何種改變?
來源  |  云酒頭條          時間  |  2022-11-04 12:46:11

  近日,白酒產業迎來了國資的集中入場。僅在10月,就發生3起“國資飲酒”案例。

  10月26日,華潤啤酒(控股)有限公司全資附屬公司——華潤酒業控股有限公司,以123億元收購了貴州金沙窖酒酒業有限公司55.19%的股權;

  10月21日,重慶市江津區華信資產經營(集團)有限公司入股重慶江記酒莊有限公司,以13.79%的持股比例成為江記酒莊第三大股東;

  10月13日,貴州省新動能產業發展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正式注資貴州李興發酒業有限公司,以32.85%的投資比例躋身為該酒企第二大股東。

  國資入股酒企早有先例。據不完全統計,僅在四川、貴州、山西、重慶等四省市,自2013年來已有多家酒企獲得國資參股,交易金額合計約達244.98億元。

  為更好地揭示“國資飲酒”的背后邏輯,云酒頭條(微信號:云酒頭條)統計了近年來的13起“國資飲酒”案例并總結了三大趨勢。

1、國資愛“喝”醬酒?

  從近年來發生的13起“國資飲酒”案例來看,7起案例都集中在“黔酒產區”與“醬香品類”。有業內人士表示,這充分說明了醬香型白酒市場成長性仍然值得期待。

  從利潤占比來看,《2020-2021中國醬酒產業發展報告》統計,醬酒僅憑8%的產能就貢獻了白酒行業26%的銷售收入和40%的利潤。

  從醬酒投資來看,以貴州醬酒集團和仁懷酒投等為代表的國資的行動暫且不提;金東集團、天士力集團等一批業內外投資方開始進駐茅臺鎮,布局醬酒產業;同時,以洋河、水井坊、勁牌等為代表的名酒,也紛紛“染醬”。

  從醬酒產量來看,據不完全統計,2022年下沙季,醬香型白酒行業排名前10位的企業今年投產量同比增加19.1%,醬酒頭部企業持續穩產擴能。

  從相關政策來看,貴州省自2022年二季度調整十大工業產業順序后,醬香型白酒已位居十大工業之首。這意味著醬酒成為了貴州省工業發展的重中之重,獲得了充分的政策支持。

  當然,醬酒有如此大的政策傾斜力度也離不開其優異的表現。據貴州省統計局數據,2022年上半年,全省十大工業產業規模以上工業實現總產值達5752.93億元,同比增長17.1%。其中醬香型白酒產業實現工業總產值580.21億元,同比增長55.2%。

  國資飲酒最重要的基本邏輯是白酒產業未來發展前景向好。種種跡象表明,醬酒仍然擁有巨大的“造富能力”。

2、平臺型酒企增多

  近年來,國資背景的大型平臺型酒企集中出現,遍布濃香、醬香、清香產區。

  今年8月,呂梁產區揭牌成立山西杏花村酒業集團,由山西離柳焦煤集團和呂梁國資運營公司共同投資,是一家由國資100%控股的酒企。其中,持股80%的山西離柳焦煤集團是國有煤焦企業巨頭,第二大股東則為呂梁國資運營公司,持股比例為20%。

  無獨有偶,早在2017年,大型綜合國有企業四川省酒業集團就正式組建,瀘州產業發展投資集團、瀘州興瀘投資集團、四川商投投資、四川糧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為四大股東。

  3年后,注冊資金50億元的貴州醬酒集團面世,由貴陽產業發展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全資控股。

  4年后,遵義酒業集團也在遵義市人民政府的支持下成立,注冊資本超10億元。

  平臺型酒企的成立,能夠進一步整合和優化資源,并依靠國資的公信力、財富力、穩定性,通過并購和品牌打造,實現高速發展。以川酒集團為例,一經組建,就實現了高速增長,當年組建、當年盈利,于2019年躋身200億酒企的角逐方陣。

  雖然國資的動作促進了資源向優勢產區、品牌、酒企集中,但對于沒有搭上快車的中小酒企而言,“寒冬”才剛剛開始。

  中國酒業協會理事長宋書玉曾公布:今年上半年,全國規上白酒企業數量為961家,虧損企業達190家,虧損面為19.77%,累計虧損額為13.41億元,同比增長65.03%。

  而貴州茅臺、五糧液、洋河股份、山西汾酒和瀘州老窖等19家白酒上市酒企,卻在2022年上半年共實現營收1814.19億元,凈利潤高達700.61億。

3、年輕白酒受到青睞

  10月21日,江小白旗下重慶江記酒莊有限公司獲重慶市江津區華信資產經營(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信資產)入股,認繳出資金額1.18億元。

  江津區人民政府表示,其將依托江津良好的自然生態條件,以企業的力量帶動江津釀酒板塊跨越式發展,真正將“渝酒振興”的旗幟交托給市場主體。

  被國資“相中”的不僅是江小白。

  今年6月,茅臺鎮醬酒品牌肆拾玖坊旗下公司——貴州肆玖酒業有限公司獲得了貴州省新動能產業發展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增資入股,認繳1.3億元,持股比例為22.59%。

  作為集產品、渠道、文化于一身的產業共同體,肆拾玖坊將互聯網思維引入白酒這個傳統行業,打造新零售的商業模式,實現了自2015年成立以來,年復合增長率超 100%,2021年營收突破20億的成績。

  其穩健發展也贏得了投資方青睞。2021年肆拾玖坊接連完成兩輪融資,此次國資入股后,更為其醬酒項目建設又注入了新力量。

  縱觀近年來“國資飲酒”的情況,與搭建平臺型酒企不同,國資這兩次入股酒企的目的似乎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前者更偏向于培養稅源、整合資源,而后者開始具有明顯的投資屬性。

  江小白、肆拾玖坊依托互聯網平臺圈粉無數,在年輕群體中自帶流量。對于投資方而言,這類酒企回報率高、回報時間短,無疑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同時,有投資專業人士表示,此番國資入股,意味著重慶市把江小白當作本土優秀企業加以扶持。江小白具有全國化的網絡布局,一旦入股,將助推產業與產地高度融合,這是其被國資看中的主要原因。

4、“國資飲酒”意義何在?

  業內人士表示,國資進入白酒產業將會給行業帶來以下幾點轉變。

  一是助推行業轉型升級。以川酒集團為例,2020年,川酒集團正式提出“一城一品”區域名酒復興計劃,即在一個城市復興或者打造當地具有代表性的白酒品牌,同時組建川酒研究院,全面促進合作酒企在釀酒原料、釀造工藝、酒體設計等方面進行技術升級。

  二是整合優勢資源。以成都酒業集團為例,其立足邛崍,以白酒為中心的全產業鏈優勢資源,搭建輻射全國的白酒產業全生命周期服務平臺和創新白酒產業運營模式,有利于助推成都白酒產區產業鏈垂直整合和生態圈集群的發展。

  三是保障食品安全。近年來醬香潮席卷全國,也帶來了一些市場混亂與潛在的食品安全風險,地方政府單純的“行政手段”難以起到直接控制效果,以投資方式介入到企業管理,或將從源頭上管控行業,加強食品安全與降低行業經營風險。

  對于國資而言,發揮自身資源優勢,不僅能幫助酒廠獲得更廣闊的市場空間,還可以在拉長白酒產業鏈、完善供應鏈體系的前提下,獲得理想的投資收益。

  而區域白酒也期望通過國資入主將護城河“挖得更深、挖得更寬”。

  可以預見的是,未來國資進入白酒企業的現象會越來越多,地方政府的政策紅利將會在名優白酒上持續釋放。

  酒業是否仍是優質投資標的,國資密集投資酒業信號已十分明確。對于正處于強分化、深度調整中的酒類行業而言,越來越多的優質企業與項目正脫穎而出。



QQ圖片20210302170618.jpg



此文摘于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


新聞圖.gif


ml
最新新聞
  • 酒訊快報||五糧液·第五屆進博會紀念酒發布、喜力前三季度營收1849億...... (詳全文)
  • 百威擅自使用奧運標志被罰...... (詳全文)
  • 世界改變不了的產業,一定走向世界...... (詳全文)
網友評價
9b826c5514dbc9e83e1cdc62e5eee0e.jpg軒尼詩2.jpg噶瑪蘭1.jpga_AC-a5.gif
檢舉理由


×
AV夜夜躁狠狠躁日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