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城市


×


×
酒么么_pc2.jpg
頂部_酒訊.jpg
QQ圖片20220613140908.jpg
梅酒動態圖.gifa_AC-a4.gif
  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a
  4. 資訊
  5. a
  6. 國內酒訊
  7. a
  8. 江蘇高院判決“拉菲莊園”賠償拉菲7917萬元!最高法院二審開庭
上一則   |   下一則   <  7038 / 7032  >
江蘇高院判決“拉菲莊園”賠償拉菲7917萬元!最高法院二審開庭
來源  |  葡萄酒商業觀察          時間  |  2022-11-05 14:35:11

  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以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為由,將“拉菲莊園”權利人及相關方共7家公司告上法庭。該案二審已與11月3日上午9點在最高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并將擇期宣判。

  此前,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拉菲莊園”的運營方立即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合理開支7917萬元。

  1

  拉菲狀告“拉菲莊園”二審開庭


   消息顯示,11月3日上午9時,最高人民法院開庭審理上訴人南京金色希望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色希望公司)、南京拉菲莊園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拉菲莊園公司)、南京華夏葡萄釀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夏公司)、深圳市駿騰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駿騰公司)與被上訴人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與原審被告上海昊建實業有限公司、杭州佩倫貿易有限公司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此前,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已于一審勝訴,被告表示不服,遂上訴至最高人民法院開庭。目前,本案二審的最終判決尚未公布。

  2

  “拉菲莊園”權利人一審敗訴,被判賠償7917萬元


  在一審中,原告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認為:金色希望公司、拉菲莊園公司、華夏公司、駿騰公司、佩倫公司、醉牛公司、久圣公司在商品及包裝、廣告宣傳、銷售使用拉菲莊園(LAFEI MANOR)的行為侵犯了自己的商標專用權,損害其馳名商標榮譽。

  其次,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認為金色希望公司、拉菲莊園公司偽造產地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金色希望等七公司實施了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七被告通過侵權行為獲得了巨額非法利潤,遂訴至法院要求七被告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

  金色希望公司等辯稱:“LAFITE”商標被翻譯為“拉菲”“拉斐”“拉菲特”等,故“拉菲”并不是“LAFITE”商標唯一固定的中文翻譯,且媒體對于“LAFITE”文字的翻譯亦不屬于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的宣傳,不能為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創設受法律保護的權利,故"拉菲"與"LAFITE"商標之間并未形成唯一的對應關系,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無權主張其對“拉菲”標識享有商標權利。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提供的證據可以證明“LAFITE”商標已經具有一定的知名度,且在實際使用或宣傳“LAFITE”品牌及產品的過程中,“LAFITE”商標常與中文“拉菲”同時使用,兩者之間已經形成了穩定的對應關系,故“拉菲”可以作為“LAFITE”商標的中文譯名獲得保護。

  法院還指出,金色希望公司還申請注冊與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LAFITE”等商標近似的“拉菲酒堡”“拉菲酒莊”“LAFEI MANOR”等商標,該行為亦難謂正當,故金色希望公司等關于其有權使用“拉菲莊園”商標的主張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金色希望公司等七被告生產、銷售及宣傳帶有“拉菲莊園”“LAFEI MANOR”及兩者組合標識的葡萄酒,侵害了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LAFITE”“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商標專用權??陀^上容易使相關公眾誤認為其與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具有許可使用、關聯企業等特定聯系,主觀上具有攀附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知名度的主觀故意。

  基于上訴原因等,法院一審判決:金色希望公司等七被告實施了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不正當利用他人的競爭優勢和機會,嚴重損害了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的利益,損害了公平的市場競爭秩序,應立即停止侵權、賠償損失及合理開支7917萬元。

  3

  “拉菲莊園”商標已于2016年底被判無效

  事實上,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關于拉菲莊園產品在中國的維權之路,已經走了許多年。

  2011年8月24日,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向國家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撤銷“拉菲莊園”的申請,2013年9月2日,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裁決,“拉菲莊園”商標被予以撤銷。

圖片.png


  此后,“拉菲莊園”的權利人金色希望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判決撤銷此前裁定,但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予以維持。金色希望公司遂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該法院最終判定撤銷商標評審委員會的裁定。

  兩審終審,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似乎陷入了絕境,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只能作出最后的抗爭,以不服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判決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2016年底,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決,判決撤銷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維持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簡單地說,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贏了,笑在了最后。

  WBO在國家知識產權商標局中國商標網進行了查詢,發現由金色希望公司持有的商標“拉菲莊園”當前的狀態為“申請被駁回、不予受理等,該商標已失效”。

  如今,拉菲羅斯柴爾德乘勝追擊,以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為由將金色希望等公司告上法庭。

  如上所述,拉菲羅斯柴爾德已在一審中勝訴,被告的賠償金額高達7917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一審法院采用了“被告獲利=銷售額×利潤率”的計算方式,分別計算拉菲莊園公司的獲利為25256207.22元,華夏公司的獲利為12419409.84元,駿騰公司獲利為3853392.69元,佩倫公司的獲利為1016920.59元。

  法院認為,金色希望公司、拉菲莊園公司、華夏公司實施的侵權行為規模巨大,侵權情節嚴重,侵權人主觀故意明顯,對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的損害極大,法院確定以拉菲莊園公司、華夏公司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作為計算懲罰性賠償數額的基數,適用兩倍懲罰性賠償。

  本案二審結果如何?WBO也將持續予以關注。



QQ圖片20210302170618.jpg



此文摘于網絡,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有版權問題,請及時聯系。


新聞圖.gif



ml
最新新聞
  • 酒訊快報||五糧液·第五屆進博會紀念酒發布、喜力前三季度營收1849億...... (詳全文)
  • 百威擅自使用奧運標志被罰...... (詳全文)
  • 世界改變不了的產業,一定走向世界...... (詳全文)
網友評價
9b826c5514dbc9e83e1cdc62e5eee0e.jpg軒尼詩2.jpg噶瑪蘭1.jpga_AC-a5.gif
檢舉理由


×
AV夜夜躁狠狠躁日日躁